任性的三岁

任性的三岁儿童,就是喜欢任性。
不要关注我!
特别喜欢日常发疯废话多还很la

爱咋咋地——【戏子那个】【想要是武侠东】

  金看着眼前这位被五花大绑的少年,想起将军对他说的话“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好他,教育他。最重要的是——护他周全。”
  连你都无法护他周全,我这一介平民要怎么个护啊?哎,将军他这真的是在为难我啊。金微微叹了一口气,蹲下来。看着这位少年:金色的头发,金色的眼睛,犀利的眼神,肉乎乎的脸蛋。金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少年的脸蛋。
  “软乎乎的,真可爱”金忍不住笑了,忽略掉少年那额头上的青筋和已经快要实化的眼神刀子。
  “从今天起,你就要拜我邱于津为师,学习戏剧。”嘉德罗斯睁大了眼睛,眼睛里是不可置信。金又忍不住戳了一下嘉德罗斯的脸。

   金在他10岁那年加入了戏班,拜丹尼尔为师学习。俗话说“最可怕的事情是比你有天赋的人比你还努力。”而金就是这样。
  在金9岁那年和秋走失后,流浪一年后遇到凹凸戏团,吃尽苦头终于拜师成功后,他就更加卖力了,毕竟拜丹尼尔为师的,还有天赋的不止他一人。
  于是金在他16岁出师后的2年,已是家喻户晓的著名花旦。凡是他的戏剧准是人满为患。

   “嘿,于津,你又在折磨你的小徒弟了吗?”紫堂幻走过走廊来到大院,就看金在树荫下悠哉悠哉地扇风,好不快活。和一旁站在大太阳低下扎马步的嘉德罗斯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  “哪有?!我是在锻炼他!让他从小就有一副好身体。你看他现在累坏了,晚上就早睡了,早睡就会长高高。。。。。。”当金正在滔滔不绝的时候,一直默不作声的嘉德罗斯突然出声了“你每天那么早睡也不是没有长高过吗。”
  “嗯哼?!你是不是又想变成秃子嘉德罗斯了?!”金不高兴了,他的身高因为以前自己的过度努力导致现在都不到1.75米!所以这也是他的一个不可提及的疼,谁说谁倒霉。
  听到这个“秃子嘉德罗斯”,嘉德罗斯不免脸都黑了。而这个秃子还要从从前说起。
 

话说嘉德罗斯不知道从哪里听来只要在金面前提起他的身高,他就会大发雷霆。那时候的他已拜师2年,却还是不甘于金当初的戳脸行为,但是无奈现在的他无能为力去对金做这样的行为。所以他在一边努力时一边寻思着如何找金的不快。而这也是嘉德罗斯难得的孩子的一面。
  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:“图样图森破。”

  嘉德罗斯找寻了一个时间,在一众小弟子面前嘲笑金,并且是当着金的面。即使那时候他的身高也还不及1.75米。而金的脸瞬间就黑了,撸起袖子想抓起嘉德罗斯狠狠地打他一顿,但是被一旁的紫堂幻挡住了。
  金那失尽风度的样子让嘉德罗斯乐了。而对于金的大发雷霆,嘉德罗斯表示不就那几样吗?我都试过了不怕。确实金一开始的时候就那几样,嘉德罗斯都避过去了,而这让金更为生气了。金越不开张,嘉德罗斯就越洋洋得意。就这样几天后金突然消停了,嘉德罗斯还警惕了几天,后来发现金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行为后,他也就放松了,以为是自己获得了胜利。
  但是有句话说得太好了:“图样图森破。”
  那天嘉德罗斯还沉浸在床的舒适中【每天都沉浸】,雷德就来了【每天都来】,还是熟悉的方法。
  “砰!”嘉德罗斯的门被一脚踹开,火红色的头发先主人一步进入了房间。
  “嘉德罗斯大人起床啦!”雷德进来了。他大步走到窗前,打开窗户“太阳晒屁股了你看到了吗,嘉德罗斯大人!”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没有任何反应。而这雷德早已习以为惯。他大步往嘉德罗斯的床走去,一把拉开围帐,对着舒服赖床的嘉德罗斯大喊起床,就在看到床上那人时,那叫喊的声音突然渐渐减小直到没有。接着是雷德惊讶的声音“嘉德罗斯大人!你怎么了!!!!!”
  嘉德罗斯被雷德的大声叫喊吵得无法继续睡觉,他缓缓起床,满腔因没有睡够的怒气。而雷德的质问一时将他的怒气压下,带着刚刚睡醒的沙哑声冷冷问到:“怎么了。”
  “嘉、嘉、嘉德罗斯大人你秃了!”
 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  “真的!哎,你别不信啊!嘉德罗斯大人你去哪啊?”
  “拿帽子。”
之后嘉德罗斯去找金质问,一副恨不得干死【骂人的话】他的表情。而金咬死他没有证据,还狠狠地嘲笑他,每次叫他都要给他加个前缀——秃子。而嘉德罗斯恨死这个没有证据了,但又有没有办法,因为他打不过金。而唯一的办法在于找到证据,毕竟金一直在强调他是一个讲证据的人,只要有证据就可以说他的错。

     【累了】
 

评论